朔夜_风雅地开拖拉机突突突

目前推长蜂、奶酪镜以及在各种冷cp间徘徊,低产不好吃……这个人会拆cp,关注须谨慎。

_(:3」∠)_ 就……反正,我只是在摸鱼,啥时候摸出来再说,不过这段时间你们懂的,都低调低调……以后要不开个分身设密码要不就走神秘链接吧……

【长蜂联文】分手快乐 Part5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在线观看虎哥教你越洋追少爷【不是】

————————————————————————

点我看神秘链接

点我看备用神秘链接

【长蜂】十五夜

《长蜂在本丸里的故事目录》

假装是兔兔团子任务的日常(没什么剧情的)剧情,毕竟没有真的在出门打架,可是有在逮兔子。虽然大家的戏份都很多,但我说这是长蜂它就是长蜂啦!【打滚】

大概ooc了,好像写得乱乱的有点流水账,随便看看吧。【躺平】


—————————————————————— 


八月十五中秋夜,是个适合外出赏月吃点心的好日子。

早在中秋的前一个星期,审神者就在期待中秋这晚的赏月活动了,早早就开始跟着家里几刃持家能力拔群的男人们做着勉强不算是在给他们添乱的准备,家里大部分刀剑对于这个实质上算是没过过的节日也有些小兴奋。

这天,还没到傍晚的时候,审神者就领着一小批...

【长蜂】猫科动物(上)

《长蜂在本丸里的故事目录》

你们懂的吧,变成大猫猫什么的……


——————————————————————


天气晴好,起了个大早洗过个舒爽澡的长曾祢把还半湿的头发往后一捋,就准备要去叫自家的真品弟弟起床。小的那个不用说,自然是一早就精力旺盛地约上其他刀派的短刀胁差去后山小湖钓鱼。至于大的这位,在休息日里要让他一大早就起床可是有些困难。

自从本丸里添置了一些娱乐物件,众位刀剑男士们休息时的生活也丰富了起来。浦岛向审神者要了台游戏机,一开始的时候天天抱着玩还被蜂须贺一顿说教,之后浦岛玩过一阵子有些腻了就将游戏机放到蜂须贺这里,结果这位真品哥哥对这小玩意儿好奇,自己玩着也...

【长蜂】柑橘与薄荷

《长蜂在本丸里的故事目录》

蜂月的糖,嘻嘻

以及备用的神秘链接


——————————————————


【长蜂联文】荒野求生 (Part5)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居然第一次那么快,好了就等下一棒的太太了。来搞事啊啊啊啊啊!

——————————————————————


眼前的人确实是蜂须贺没错,可身型却小了一圈,从背后看去还不是很明显,等到他仰头看向长曾祢时就露出了稍微有些稚嫩的脸。

“是你吗?”蜂须贺盯着长曾祢又问了一遍,莞尔一笑,回过头跳入坑里,拾起离长曾祢几步远的那堆白骨里的头颅。

“蜂须贺,你……”

这样的状况该如何是好,长曾祢内心有些焦虑,会出现这样的异变他能想到的也就只有因为蜂须贺的本体丢...

【长蜂】本丸里的虎彻…?+1了(中)

《长蜂在本丸里的故事目录》

←上篇

这回也是超短,又又又玩了些梗,嘻嘻嘻。


——————————————————————


箱曾祢来到本丸已经有了几天,跟本丸里的刀剑们大体上也算是像长曾祢那样与他们混熟了。浦岛在他来的那天是因为前一天的夜战归来需要补眠,所以没能像其他人那样第一时间认识江户城发现的小家伙。晚饭的时候浦岛看到箱曾祢是又惊又喜,抱着小家伙在纠结到底该怎么称呼合适,蜂须贺也觉得有意思,想着不愧是自己亲弟弟,烦恼的事都是一样的。浦岛一边跟箱曾祢玩耍一边烦恼,终于还是决定了管箱曾祢叫箱曾祢哥哥。

“既然长曾祢哥哥是哥哥,那么跟长曾祢哥哥一样的箱曾祢也算是哥哥吧。”浦岛话毕...

【长蜂】VORREI(上)

《长蜂现pa(目录)》

你们猜有没有(下),我猜是没有的【X】半截短短的先po上来,肉真的卡死我了,都几个星期了,根本不会写,就当这是开车欺诈好了……


——————————————————————


长曾祢边把购物袋里的食物放进冰箱边问道:“蜂须贺,今晚想吃什么?”

“浦岛呢?”蜂须贺抱了个抱枕躺在沙发上按着遥控器,似乎是没有找到合意的节目,频道换了又换。

“嗯?浦岛发了消息说晚上不回家,去你朋友好像是叫千代的那位那里玩,你没看到吗?”长曾祢的脑袋从冰箱门后探了出来,伴着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还在整理着大采购买回来的东西。

“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看到的?”刚才还摊在...

【长蜂】夏

《长蜂在本丸里的故事目录》

灵光一闪产物,超短小,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故事。


———————————————————————


入了夏,蜂须贺常穿着的和服也换成了质地轻薄面料的浴衣。

蜂须贺搬来一个木盆,找了个有树荫遮蔽的位置,打上半盆凉水,往里投下几块冰,学着三条的刀剑那样坐在缘廊边泡脚纳凉。

叮铃……

微风吹响了门梁上挂着的风铃。风铃是审神者差蜂须贺去万屋采购的,本丸里每位刀剑男士都随机分到了属于自己的风铃,蜂须贺将剩下的最后一个挂到自己房门的门梁上。风铃的玻璃上绘着波浪海鸟,悬着的金属坠子下系着琥珀色渐变的短册。

小老虎样式的瓷器里盛着燃好的蚊香...

【长蜂】簪

《长蜂在本丸里的故事目录》

蜂蜂让哥哥抱了那么多回,总是要让蜂蜂背一次哥哥抵回来的。


——————————————————————


蜂须贺在庭院里喂着池塘里的小鱼,听到玄关方向一阵骚动,想必是出阵或者远征的部队回家了,就想着去接应自己的伙伴。走近,隐约可以听到浦岛的声音,似乎还带着一些哭腔,蜂须贺有些不安便加快脚步跑了过去。

待靠近他们时,蜂须贺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就见和泉守衣服上染着大片的血,布料撕裂的缝隙里能看出受了伤。他架着重伤已经失去意识的长曾祢,明显也有着擦伤的浦岛跟在一边,眼中满是担忧的神色。

蜂须贺赶紧上前,也顾不得其他人的眼神,从和泉守手里接过长曾祢将他一把...